币安网

              每日经济新闻
              要闻·头条

              币安网 > 要闻·头条 > 正文

              刘慈欣:《流浪地球》的冒险成功了,但中国科幻电影不可能每次冒险都成功…

              币安网 www.ziboaipu.com 每日经济新闻 2019-11-22 17:46:07

              每经记者 杜蔚 董兴生    每经编辑 杜毅    

              从铅字到光影,科幻作品的影视化已经成为当下的热门话题。尤其是今年大火的《流浪地球》诞生后,围绕这一话题,引发更多讨论。

              11月22日,第五届中国(成都)国际科幻大会在成都开幕,雨果奖获得者刘慈欣也现身成都。这一次,刘慈欣一改此前的“腼腆”,畅谈起他理解的科幻影视和科幻文学。

              科幻特别奖颁奖仪式上刘慈欣(右二)和阿来(右一)等人相谈甚欢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科幻作品进行影视改编,应该忠于原著还是大胆改编?科幻文学和科幻电影究竟应该软一点,还是硬核一点?围绕这个话题,刘慈欣、上海交大教授江晓原、《流浪地球》制片人龚格尔等展开了一场激辩。

              中国科幻作品改编  原本只面对科幻迷的作品现在要面向大众

              这一年与《流浪地球》有关的话题层出不穷,用导演郭帆的说法就是,“被这个小破球折腾了一年”。有观点认为,原著作者刘慈欣的作品更加硬核,而电影《流浪地球》比较软。由此也产生了一种争议,对科幻作品进行电影改编时,“软一点好还是硬核一点好,是还原度高一点好还是创新多一点好?”

              对此,中国第一个天文学史博士、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江晓原认为,对于科幻作品的影视改编,“还是大胆地改好”。“举个例子,比如莱姆的小说,有两部改编作品。第一部的做法是亦步亦趋,把小说里的故事照着来了一遍。第二部就大刀阔斧地改编,甚至主题都改了。”结果是,第二部流传更广。

              “跟原著亦步亦趋,可能是一种枷锁,我觉得没有必要一定忠于原著。”江晓原说,电影《流浪地球》相对原著,“去掉了一些故事线,但主题没变”。他觉得,电影还可以更大胆地改。

               《流浪地球》制片人龚格尔(左二)、上海交大教授江晓原(左三)、 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右二) 、《科幻杂志》副主编拉兹(右一)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作为《流浪地球》制片人,龚格尔的感触更深。“关于软和硬是一个永恒的话题,如果太硬,观感上会痛苦一点,但喜欢的观众会特别喜欢,也容易打造一个经典。”但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就难以取得好效果。龚格尔直言,做《流浪地球》项目时,面临资金紧缺的压力,“希望能不亏本”。电影最终呈现的面貌,也是基于市场的考虑。

              “《流浪地球》这个电影,我肯定是满意的,大大超出了包括我在内很多人的预期。”原著作者刘慈欣毫不讳言对电影改编的满意,他曾说过,原本以为国内大概5到10年之后才能出现这类电影,取得如此成绩,完全没有想到。刘慈欣甚至开玩笑说:“今年过的春节是我这辈子过得最好的春节,也是最高兴的春节。”

              具体到电影改编,刘慈欣认为,科幻电影应该有合理的配置,“一部分是从文学作品改编的,另一部分应该是原创的”。但目前的科幻电影,“相当大的比例都是从科幻小说IP改编而来的,这折射出科幻编剧的短缺”。

              至于影视改编应该忠于原著还是做出大的改编,刘慈欣说:“我赞同作出比较大的改编,因为小说和电影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文学形式,而电影所受到的制约,是写小说的人完全没法想象的,尤其是高成本电影受到的制约尤其多。”

              “电影面对的观众和科幻小说的读者是完全不一样的,高成本电影不能只面向科幻迷,必须面向所有的观众,在这个大前提下,必须把写给科幻迷、科幻读者看的作品,变成让所有层次的观众都能接受的作品。”刘慈欣说,要做到这一点难度十分大。

              而要让所有观众都能接受,就必须对作品进行改编。“几个创作团队都问过我,你作为原作者,这么改编你满意不满意?我说,我满意不满意根本无关紧要,关键是观众满意不满意,如果让观众特别满意、特别能接受的作品,我们原作者一般是不会满意的。”刘慈欣坦言,“但是这个无关紧要,必须得面向观众。”

              关于科幻作品的软和硬的问题,刘慈欣认为,这是一个伪命题。“我们对所谓的硬科幻可能有一定误解,一篇科幻小说里充满科学知识就是硬科幻?其实不完全是这样,科幻软硬更多的在于思维方式,而不在于里面有多少知识。”刘慈欣觉得,更合理的状态应该说百花齐放,“各种风格的作品都有”。

              中国科幻电影最强竞争力  中国本土作家的作品 有我们自己的思考和智慧

              虽然《流量地球》已凭借46.55亿元的票房成绩,一举登上中国影史第三的宝座,但中国的科幻电影和好莱坞相比还存在一定差距。在近日举办的金鸡百花电影节开幕论坛上,《流浪地球》导演郭帆现场透露,正在筹备《流浪地球》续集,目前还在梳理故事和观众调研结果。并直言,在做完第一部之后,感到了和好莱坞工业之间深深的差距。“我们在制作上跟他们差了25年到30年。”郭帆说。

              那么,中国科幻电影与好莱坞的差距究竟在哪里?“很多人对于好莱坞科幻电影和中国科幻电影采取了双重标准,这是源于他们脑子里的错误观念。”江晓原直言道,面对一部好莱坞科幻电影时,不少观众首先想到的是跪拜,而在看中国科幻电影时则会先去挑刺。

              因此,江晓原强调国人要有科幻自信,创造中国人自己主张的科幻电影,首先就是改变观念,而不是忙着找一些技术性的差别,”技术上的距离我觉得很容易弥补,但是观念上的改变更重要。”

              尽管在视觉语言上,目前中国科幻电影与好莱坞存在较大差距,但也有自身优势。“中国本土作家在创作科幻小说时,思想、起源,包括对整个世界的构建,都有我们中国人自己的思考和智慧。我认为这一点是中国科幻电影跟好莱坞最大的不同,也是我们最强的竞争力。”对此,龚格尔认为在创意方面我们是得天独厚的。

              站在科幻创作者的角度,刘慈欣敏锐地观察到了《流浪地球》和好莱坞科幻电影的一个重大区别——好莱坞科幻电影不敢用特别新潮的创意。

              刘慈欣签售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好莱坞有一整套完整的筛选体系,最后选出的剧本,里面的科幻创意都是非常成熟的创意;这是经过对大量科幻小说的分析后,最终证明观众能够接受的一些创意。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却是一个很老套的创意。”刘慈欣认为,好莱坞制片商十分谨慎,对于特别新的、让人震撼的科幻创意一般不敢使用。“我当时对《流浪地球》最大的担心就是,使用了一个在科幻中很罕见的创意:把地球当做一个宇宙飞船去推动。这种创意在好莱坞是绝对不会被采纳的。”

              从票房和口碑来看,《流浪地球》的冒险最后成功了。“但是我们以后的电影,不可能每一次冒险都能成功。所以,我觉得我们和好莱坞的差距其实在于数量上的差距。”刘慈欣说。

              书迷排长龙等候刘慈欣签售  图片来源:每经记者 张建 摄

              所以,不管是科幻小说还科幻电影,想出经典之作,都不可能只凭着几部作品,这需要建立在数量的基础上。“好莱坞有大量的作品,有一套成熟的作品生产工业体系,而我们现在缺的就是这一点。无论是科幻小说或是科幻电影,都需要有大量作品出现,才能稳定涌现出经典之作。”

              不可否认,中国观众已经被好莱坞科幻电影教育了十多年,但事实上科幻电影有多种的可能和表达形式,所以不要沉浸在好莱坞的套路里,中国科幻电影要有自己的主张才能更好的成长。“我们不能说一部作品打开科幻的大门,下一步作品又把门关上了。”刘慈欣认为,“中国科幻电影缩短与好莱坞的差距,最重要的就是建立起自己的一套完善的工业体系,然后成规模地生产出大量的科幻作品。”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特别提醒:如果我们使用了您的图片,请作者与本站联系索取稿酬。如您不希望作品出现在本站,可联系我们要求撤下您的作品。

              欢迎关注每日经济新闻APP

              0

              0

              百度|中国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北京纪检监察网|币安网注册 | 币安网平台 | www.baidu.com-百度百科|

              健康遊戲忠告:抵制不良遊戲拒絕盜版遊戲注意自我保護謹防受騙上當適度遊戲益腦沉迷遊戲傷身合理安排時間享受健康生活

              備案號:皖B2-2334451本站www.ziboaipu.com所有